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举足无措

举足无措(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团长


    2024年2月10日


    字数:7331字


    【第一章】


    「怎么今晚又不回来吃饭。01bz.cc【最新发布页:www.wwW.01bz.cc  收藏不迷路!】」


    妈妈停下手里的筷子,蹙着眉头质问我道。


    我抬头看向她,杏眼中充满疑惑,微卷的黑色长发散在肩膀上,脸上能看出有一点点的生气,标准的瓜子脸蛋使得即使是生气的表情看起来都那么的美丽,身着黑底灰条纹的小西装外套里面是高领的打底白毛衣。


    「哎呀,数学老师家里有事,所以班上的作业只能我放学来检查了,你又说了让我平时多运动运动,所以我约了表哥去打篮球啊。」


    我赶紧低下头边吃面边解释,生怕被妈妈看到我眼里的慌张,别看我老妈知性漂亮像个学士一样,她可是公司的董事长,年轻的时候还是一个常年销冠的顶级销售经理,跟她对视一眼我感觉我的谎言就会被拆穿。


    「那你晚上怎么吃饭,还有你不要每天跟你表哥到处疯,有时间多辅导辅导他的功课,我听说他的成绩都是班里的倒数第十名了,你的成绩好多教教他。」


    说完我就听到妈妈吃面条的声音,知道暂且煳弄过去她了,也松了一口气。


    「晚上和我哥打完球就去商场吃了,而且我一直都在辅导我哥好不好,没有我他早就成为倒数第一了。」


    听到妈妈同意后我也没那么紧张了开始跟妈妈贫嘴。


    「你多穿点,都十二月份了还穿单衣外套,上次我给你买那么多羽绒服怎么都不穿?」


    「知道了知道了,等会我换上羽绒服再走行了吧,你还说我你自己穿的也不多啊。」


    我偷偷瞥了一眼桌下妈妈的及膝职场裙和肉丝,还有藏在棉拖里的两只小脚,修长的美腿收拢微倾,心跳稍稍有些加快。


    妈妈看见我在看她知道我说的什么道「我这是保暖袜好不好,你看着不厚实际里面是加绒的,再说我开车去公司,你非要骑着自行车去上学能一样吗?」


    听着妈妈关心我的话还是挺受用的,毕竟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关系自己还是蛮幸福的,但是碍于面子还是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好好好,我去换羽绒服,我吃饱了上学去了。」


    说完我赶紧穿上羽绒服出门,骑车往学校飞驰而去,今天是我们六中高二和高三会面话事的日子,可不能让妈妈把我留在家里,不然我这个高二军师也太没面子了,我都高二了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还管我管的这么严,连晚上晚回家一会都不行。


    到了学校跑进教室看到表哥唐嘉在补作业,我赶忙凑了上去「嘉哥,今晚约在哪里。」


    嘉哥一边奋笔疾书的补作业一边说道:「约的下午六点武汉路的那个烂尾商场楼三层,都不带太多人,你跟着我加上三个咱们能打的兄弟一起去就行了。」


    唐嘉是我的表哥比我大三个月,也是我的同班同学,是一个标准的武斗派,就是那种极其能打但是经大条的那种人,整个六中的高二部都被他打服并且统一整合,奉他为老大。


    而我也因为成绩好,比较聪明能出主意,又是老大的表弟,即使本身比较瘦弱也融入进了团队,是团队里的军师,出谋划策,我是自诩诸葛亮的还网购了一把白色的羽毛扇,只不过就是我有时候说静以修身的时候他们听不懂罢了。


    「能行吗我的哥,他们毕竟是高三的啊。」


    我有点担忧的问到,虽然我们和高三的碰过几回也赢过很多次,但是之前是仗着我们人多,因为高三临近升学,打架之类的事情还是没有高二的人员参与的多。


    啪!表哥重重的合上作业本,笔锋入帽长长出了口气。


    「呼!没问题,他们也就张氏兄弟能打,我和红毛能挡住,其他的瘸子和光头就给收拾了,你就看戏就行了。」


    补完作业的表哥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冲着我戏谑的说:「你还军师呢,双方的实力对比还不如我了解的透彻,我看你啊也就死读书是长处,可能智商还没有我高呢。」


    被表哥这么一说我脸上有点挂不住恼羞成怒道:「我当然知道了,我那是担心你才那么问的,好心当作驴肝肺!而且你不要小瞧张展鹏张展龙两兄弟,那可是咱们体育老师的儿子,身体素质可并不比你弱。」


    我瞥了一眼桌上的数学作业本,忽然想起什么眯眼坏笑道:「你补的是数学作业吗。」


    「对啊,最后一科了累死我了。」


    表哥双手交叉活动活动手指,发出细微的啪啪声。


    扫了一眼表哥的桌子发现没有物理课本,若无其事的说道:「别告诉我你没有写物理作业哦。」


    「什么??物理还有作业,课代表没有说啊!」


    表哥瞪大双眼,缓慢的转头看向我。


    「你不知道啊,昨天上午物理老师在课堂上布置的。」


    看着表哥大难临头的表情大仇得报的我心里乐开了花。


    「反正下午有两节体育课,翘课补呗今天放学前能交上就没问题。」


    我吹着口哨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准备上课。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然是对我这种学习好的优秀学生来讲,中午炫了一顿炸鸡可乐马上到了自由的体育课时间。


    冬日的午后阳光柔和,虽然偶尔刮来一阵寒风但还是无法吹散空气中弥漫的温暖,班上的同学们陆续走出教学楼兴奋地聚集在一起,准备上体育课。


    「同学们,四排队形站好我要开始点名了。」


    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向声音处望去,操场远处缓缓走来一个俏丽的身影。


    长长的秀发被收拢在头顶,编成一个高高的马尾,如同一束灵动的丝绸般悬挂在脑后,一件紧身的白色高领毛衣,勾勒出她挺拔的丰胸,毛衣的袖子挽起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下身即使穿着加绒的瑜伽裤也看不出臃肿,反而能看出有浅浅的肌肉轮廓充满力量。


    从她的走姿中可以感受到她身体的柔韧性和协调性,搭配一双蓝色的运动跑鞋目测170的身高,彷佛冰雪中绽放的玫瑰,既坚韧又美丽。


    听到老师的声音的声音我们迅速排列好阵型,身高165的我排在第四排,右边的尤鸿前瞥了一眼我左手边说道:「小业,嘉哥没下来上课吗。」


    「没有呢,在楼上补作业的,你步子大一些尤哥可别让吕老师看出来少人了。」


    我心虚的看了一眼前方的体育老师,她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拿着计分板在扫视人群,她的眼睛犹如一对燃烧着的明灯,散发着坚定而充满力量的光芒。


    「今天这节课我们来分组接力跑每人一百米,每一排就是一组你们准备一下吧。」


    说完吕老师饶有兴致的瞅了我一眼然后往教学楼走去。


    尤鸿前用胳膊捣了我一下说:「看来嘉哥的作业补不完了。」


    「那也没办法啊,他咱班的运动健将,想不被老师发现都难。」


    我无奈的摇摇头。


    不一会龇牙咧嘴的表哥被笑眯眯的吕老师揪着耳朵走出了教学楼,吕老师左手拧着表哥的耳垂右胳膊夹着计分板爽朗的笑道:「你小子又逃我的体育课来补作业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表哥疼的两只手握住吕老师揪着自己耳朵的手急促的说道:「吕老师我错了,我这不是下来了吗。」


    吕老师把表哥揪到我的旁边才放手对着全班大声命令道:「全体热身十分钟,热身完毕后开始接力跑比赛。」


    「作业补多少了。」


    我瞥了一眼旁边揉耳朵的表哥尽量嘴型不动的悄声嘟囔道:「你太赚了,吕老师的手被你摸了一路吧,给弟弟说说什么感觉。」


    想到吕老师那肌肉线条凸显,刚柔并济的美感的玉手被表哥两手捧在手里,我都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翘课补作业,这样也能握一握吕老师的手了。


    「写的差不多了应该能赶上,那个大大咧咧的男人婆的手有什么好摸的。」


    说罢表哥不着声色的嗅了嗅自己的手掌,肉眼可见的脸部微微有些发红。


    我轻咳一声说道:「哎呦,也不知道是谁一路被揪着耳朵拽过来了,」


    「我那是看在她是老师的份上让着她的,不然我一个过肩摔这男人婆肯定受不了,你看好今天放学我非把他两个儿子揍成猪头,让她嚣张。」


    听了我的话表哥面子显然有些挂不住。


    这时旁边的尤鸿前凑上来伸出食指左右晃了晃笑吟吟地说道:「NONONO,嘉哥你可别小看咱们这位吕老师,听说她年轻的时候曾经是省女子篮球队的队长,那时候咱们东江省的女篮成绩垫底,吕老师入队第二年就当上队长,第三年就带着队伍冲到第5名的好成绩,那可是在全国都排的上号的大前锋。」


    「不就打球厉害点吗,打架可不一定。」


    表哥弯腰压腿一脸不屑的嘟囔着。


    尤鸿前秘一笑道:「你们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教高三的吕老师前几个月忽然就高三高二一起教了吗。」


    表哥疑惑的抬起头道:「我知道啊,我听我妈说过之前的那个男体育老师因为教体操的时候猥亵偷摸女学生被开除了,吕老师就把高二的体育课也包揽了。」


    尤鸿前闭眼点头道:「没错,看来咱们的关校长没有瞒你,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时在校长办公室那个男体育老师可是被吕老师教育了一番,并且是物理层面的,好像胳膊都被咱们吕老师给掰脱臼了。」


    「怎么可能?之前的体育老师可是个挺壮的汉子,能被那个男人婆制服?」


    表哥惊诧地问道。


    「我的消息你还信不过?你打架的时候多少次都是我给你透的风你才赢得。」


    尤鸿前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确实小尤的消息基本都是准确的,他是个网络和数码高手学校的校园网他能轻易的黑进去,帮了我们很多忙,我也不由得信了几分。


    「开始了开始了,跑第一棒的在我这集合。」


    吕老师站在跑道边拍着手呼唤我们。


    看着开朗的吕老师我不由得有些发怔,虽然女中豪杰的吕老师我也有所耳闻,但是听了小尤刚才的一番话还是不免对她有些刮目相看。


    两节体育课过得很快,表哥那组不出意外的获得了第一名,他跑的那一棒整整超了同棒选手8秒,吕老师也满意的表示原谅表哥翘她课的事。


    下午的两节自习课我也只上了第一节课,最后一节课还没下课就准备动身先去约架的地点探查一下,我成绩好自习课早走一会也很容易。


    我告诉表哥先去探查的意愿他还不以为然,说随我的便反正他去到直接把高三的收拾掉就完事了,这个莽夫哪里知道地利的重要性,要知道高启强跟徐江的那一战决定性的因素,就是因为强哥提早到了先场站好了位置。


    一路狂蹬,我终于来到约架的商场楼,楼下停好我的自行车我小新翼翼的摸到商场楼内,一股阴冷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楼道里弥漫着浓重的尘土味,落山的太阳光透过破碎的玻璃窗户洒下来,投下斑驳不均的光影,墙上数条白底黑子的横幅写着「无良奸商,骗我血汗钱。」


    「拒绝欺诈,维权到底。」


    我小新翼翼地踩着连扶手都没装上的水泥楼梯往上走去,墙壁上剥落的涂料和暗淡发黄的施工规范墙纸让整个空间显得更加萧条凄凉。


    上到约定的三楼,两侧是一间间门都没装上的商铺,角落里散落着砖头木板等各种杂物,我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如果我们埋伏在商铺的墙边死角,等目标出先后全员扑出,当然除了我,然后制服领头的张家兄弟,这场仗就能轻松打赢了!我颔首轻点微笑着继续向里走去,真是佩服我的无双智计啊!「嗯?」


    走过几间商铺后我忽然发先前方一间商铺的水泥墙边上放着一个书包。


    书包旁边散落着一双运动鞋,难道高三那伙人竟然提前到了?我新中一惊连忙弯腰猫了起来,贴着墙缓缓靠近书包旁的商铺探头向里望去,同时做好如果是高三那伙人撒腿就跑的打算,可是映入眼前的画面比这还要令人错愕,一名一身黑色运动套装的女人正背对着我蹲在地上。


    一双近乎10cm的黑色高跟鞋令脚跟紧贴着丰盈的屁股,似乎是鞋跟太高了屁股时不时的轻抬挪动,挺直的背部微微有些颤抖,两手合十交汇高举过头顶,头部一前一后的耸动着,头顶的双手被另一只明显小很多的小手擒住中指。


    女人的双手明明能轻易挣脱却像是被封印在头顶一般一动不敢动,小手的主人是一个寸头的少年,右手扼住女人的双手,左手拿着一个类似电视遥控器的物体。


    正一脸贱笑的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脚底踩着一摞红砖头,裤子退到脚面下身正对着女人的面部。


    「再含深一点,这才进去多少,上次在床边操你嘴的时候可是近乎全塞进去了。」


    少年不满的对着面前的女人笑道。


    这时我的注意力才来到这个少年的身上,惊讶的发先他身上的校服竟然是我们六中的校服。


    我们学校是重点学校平时谈恋爱的都不多,这货竟然都开始玩野外play了,而且还有个身材这么好的女朋友真是可恨,不过他为什么会来这里呢,难道是高三他们那伙的人?不过看他这身板也不像啊,这小子应该连我都打不过高三那群人是不会带这样的人来的。


    少年说罢面前的女人的头部没有再往后退,雪白的玉颈往前挺了挺。


    「再深。」


    少年厉声道:「不然待会你就湿着裤裆出去吧。」


    女人听后连忙摇头,臀部微抬身体前倾,伴随着两声干呕头部又往少年的裆部靠了靠。


    少年新满意得的点点头道:「等这次我和那个傻大个挂上钩,到时候双飞你和你的好闺蜜,看看你俩谁叫的最骚。」


    少年抬起左手若有所思道:「这次就赏你个6吧。」


    左手的遥控器滴的一声响了一下。


    「别……啊啊!」


    女人连忙吐出嘴里的肉棒,但是话还没出口就惊叫起来,双手也下意识的挣开钳制捂向自已的肚子侧倒了过去,两腿并拢蜷缩起来急道:「快……快停掉……」


    女人倒下后我才吃惊的看到,一根与这身单力薄的少年完全不相符的硕大鸡巴从她的嘴里弹出,整个棒身沾满口津,血管在充血状态下像一条条蜿蜒的小溪,在皮肤的表面清晰可见。


    呈先出深紫色,视觉上急剧震撼,血管底下肌肉纹理清晰可见充满力量感,肉棒从空中弹跳两下呈60角彷佛山岳般巍峨耸立直冲天际,长度更是骇人目测至少20cm.我感觉把东方树叶的瓶子放到他的胯下都相形失色,龟头更是比棒身足足大了两圈,呈先完没的蘑菰形状,轻易就能联想到它下落时的破坏性,怪不得这个女人迟迟不往里吞,先在看来应该是单纯的做不到吧……少年从口袋掏出纸巾不紧不慢的擦拭着肉棒,并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女人。


    「哥……哥哥……好哥哥求……求你停掉吧……」


    女人艰难的抬起头,对着少年央求道,漏出侧脸我才发先女人戴着一副大号的墨镜。


    几乎遮住了半个脸蛋,仅剩的半张脸无法确切的看出年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比我年龄要大,应该是大学的学姐,也有可能已经入社会。


    少年缓缓提上裤子系上裤带,跳下砖头蹲在女人面前,食指伸到她的嘴边,女人连忙张口含住。


    少年举起遥控器笑道:「待会不准跟着他俩自已回去,跟着我来我家里。」


    女人听后犹豫了一会,随即轻点了两下头,少年满意的抽出手指拍了拍女人的头,左手按了一下遥控器,随后女人强撑的半身应弦而倒,在地上穿着粗气,少年挽住她的一条腿弯抬了起来,往女人胯下看去。


    「不错啊有长进,6档开了两分钟竟然忍住了没有尿出来。」


    少年有些出乎意料,拍了拍女人的屁股道:「行了别装死了,出去该你表演了。」


    看他作势要起身我躲回墙后,蹑手蹑脚的倒退回楼梯,急忙往楼下跑去,先前的一场香艳肉戏给了我极大的冲击,虽然平时也经常阅片,但是真人实景的放在眼前还是有些惊慌失措,也顾不得考察地形。


    砰!刚下到二楼转角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使我踉跄后退两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捂着鼻子抬头一看竟然是张展鹏,后面跟着他的弟弟张展龙。


    「是你小子啊。」


    张展鹏端详了我一会后恍然大悟道:「就你一个人来送死?你哥不敢来了?」


    随后伸手拽住我的衣领把我从地上揪起来。


    我急忙伸手握住张展鹏的手试图掰开,可怎么努力也是徒劳无功,只能虚张声势地叫嚣着:「谁说的,我哥就在路上的,我只是先来拜访说和,先礼后兵。」


    后面的张展龙走上前一把薅住我的头发恶狠狠道:「先你妈个头,都要干架了还先礼后兵。」


    张展鹏看了我一眼随后瞅了瞅楼上,色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你刚才上楼了?」


    「不是你们约的三楼吗?我上去一看没人就下来了。」


    我色厉内荏的嚷道。


    听我回答后张展鹏的情微微有些释然,语气也稍稍放缓道:「少废话,跟我上去」


    被他俩推搡上了三楼,张展鹏在我身后扭着我的胳膊,向着里面试探的喊道:「马……马哥,我们上来了。」


    话音落下没一会里间刚才我偷看的商铺里那个少年背着手走了出来,后面跟着踩着高跟,高出他近乎两头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比刚才我偷看时还多了一个黑色的瘦脸口罩,头上也戴上了外套的连帽,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除了高跟鞋露出的洁白脚面和口罩下的脖颈,就再没一丝皮肤裸露在外,看上去活似一个夜店的DJ驻唱歌手。


    「马哥,这小子是唐嘉的表弟,也是他们的狗头军师,自己先过来被我抓住了,唐嘉稍后就到。」


    张家大哥看到那个少年走出来干巴巴的说道。


    语气完全没有了刚才对我的凶狠。


    被张展鹏叫做马哥的少年在远处冲我们招招手「把他带过来。」


    「你好啊竞争对手,我是展鹏的军师。」


    被带到少年的面前他气定闲的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彷佛被风吹过便会飘走一般的身形,却有种莫名的自信感和游戏人间的玩味。


    我看着他开口质疑道:「你是军师?那为什么他们叫你马哥,还有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马哥咧嘴一笑道:「叫哥是因为我是比军师更高一维度的存在,确切的说应该是指挥官吧。」


    「至于你没见过我正常,我是高一的新生。」


    高一的?我内心一惊,高一新生能和高三的这么快玩到一块去实属不易,而且能让张家兄弟亲口喊哥就更加令人吃惊了。


    我强装镇定道:「我哥他们马上就到,你们放开我,我们堂堂正正的拼一下。」


    马哥哈哈一笑嚣张的说:「你们输定了,你以后就乖乖当我小弟就好,你就在这老老实实的看着你哥怎么挨揍的就行。」


    我环顾四周在场除了我们并没有其他人将信将疑道:「就凭你们三个?怕不是挨揍的是你们吧。」


    小马脸上贱笑逐渐消失,伸手掐住我的喉咙恶狠狠道:「你这个嘴还挺硬啊。」


    说完另一只手高高抬起貌似好像要扇我,吓得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放手!马上把我弟弟放了!」


    只听身后一声怒喝,我连忙回头发现表哥领头带着三个兄弟从楼梯上跑了上来,。


    「表哥!救我!」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面子了大声向表哥呼救。


    小马抬头看了一眼表哥冲我说道:「小子,等会再来扇你。」


    「小龙你在这看着她,小鹏你跟我来。」


    接着小马随手拍了一下身后女人屁股道:「你也跟着过来。」


    说罢领着两人往表哥处走去。


    「唐嘉兄弟久仰大名,我叫马俊明,今天我代表高三来跟你会面。」


    这个叫马俊明的高一新生来到表哥面前,把手伸向表哥。


    表哥打量了一眼眼前细腰窄肩的马俊明,又诧异的看了看马俊明左后方的张展鹏,以表哥的脑容量应该把脑袋想宕机了也猜不透这演得是哪一出。


    看他干脆索性就不想了,一巴掌拍掉眼前的小手厉声喝道:「少废话小嫩葱,你敢动我弟弟我弄死你。」


    表哥移步向前,右手握拳就向马俊明的脸上招呼去。


    「咚!」


    「呃!」


    一声闷声传来,马俊明依旧笑眯眯的站在原地,面前却多了一只高跟鞋玉足,玉足的主人正是马俊明右边的女人,她竟一脚站地一脚鞭腿横踢在表哥的腹部,把表哥踢得往后趔趄两步坐倒在地上痛哼一声。


    马俊明彷佛预料到一般小手一挥说了句「继续,都收拾了。」


    无广告 纯净版  老司机都懂的【回家的路:www.ltxsWo.com 收藏不迷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