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打工逸事

打工逸事(04)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24年2月9日


    第04章·如愿


    夕阳西下,昏黄日光,又是美好的一天。【收藏不迷路!: 以备不时之需】


    罗薇薇挎着小公文包,嘴里轻哼着《不得不爱》,少女轻盈欢快的脚步,似乎眨眼间从一楼窜升七楼,自由自在的感觉真是好。


    熟练的掏出钥匙抽门孔,“啪”防盗门锁心响了一声,少女情微愣,推门而入将,旁边卫生间灯亮了,还传出洗衣机“嗡~嗡”的轰响。还有‘哗哗’冲水声,这表明卫生间有人。


    应该是老妈回来了。


    罗薇薇走到客厅沙发坐下,就手将小公文包扔到旁边的玻璃面桌几上,小脸朝着卫生间道:“妈,你回来,怎么这么早”


    “我身体不舒服,请个假提早回来”小小的卫生间里传陈慧娟略带嘶哑的声音,。


    “妈,你怎么了,没事吧?”罗薇薇关切的寻问,少女发现了母亲声母的异样。


    “没事,小问题”


    “噢,没事就好,是伤凉,嗓子变了,还有既然身子不舒服,就多休息,别干这些家务了”


    “妈~~”坐在沙发上的罗薇薇,发现脚下的略有灰质的米白色陶瓷地面突然变得干净、整洁。惊道:“妈,你身子不舒服怎么把地还拖了”


    “你不都是周五~周二才拖吗?”


    “小事,不挨事”陈慧娟关上灯,从卫生间里出来,挨着女儿,一屁股做在旁侧小沙发上。擦着头上细汗,伸了懒腰。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陈慧娟敏锐的察觉到女儿在对自己发愣。


    “妈,我发现一最近变了好多”


    “我怎么变了”


    “以前,我以为你更年期了,老是火气大,现在我看你更~~”罗薇薇一时竟不知如何来形容。原来的老妈,总是这也要管,那也要问。尤其是给自己找“婆家”。


    “像什么”


    “像~~像是有了第二春,容光焕发”谈话氛围好,罗薇薇也敢调侃母亲。


    “呸,死丫头,看来还是把你早点嫁出去,省得你胡说”


    “你还在惦记,你那个女婿”


    “死丫头,人家家世不错,你~怎么~当初那么就不上心”


    “妈,时代变了,学样里追我的人多的是,再说我还想在玩几年呢?”罗薇薇并没有察觉到母亲言语中的遣词用句。


    “咣咣”敲门声,打断了母女之间的谈话。


    “谁呀!马上就来”


    陈慧娟刚要起身,被女儿拦了下来。


    罗薇薇起身开门,外门是赵姐,手里还提着一个小药包。


    罗薇薇见礼打招呼,请赵姐进入客厅落座。丝毫不没觉察到母亲眼里闪过一丝荒乱和脸上浮现的尬笑。


    “阿娟,你可要注意身子,我特意带了这包药,你试试,对夜汗睡眠之块最好”


    “好好好”陈慧娟点着头,眼眸直勾勾盯着好友蠕动的小嘴。生怕她说错什么。


    “好了,阿娟,有什么事,到场子里再说”好在赵姐下班也是一堆家里事。嘱咐几句告辞离开。


    罗薇薇在旁劝道:“赵姨,别走这么早,留下来吃个饭再走”


    “不了,家里一堆事,改天”赵姐起身谢绝小侄女好意,母女送到门口时,赵姐临走嘱托道:“阿娟,你今天一定要早点休息,别像今天迟到了,都快晌午了。你也知道我们那班驵长的嘴脸,这一次看在是老员工的份上不会说什么,下一次指不定怎么在背后编排你”


    **********


    从赵姐走后,罗薇薇感觉母亲变了,整个人脸上阴沉沉好一会,强颜欢笑,但她知道此时的母就就像一个炸药包,随时会炸的那的。


    她感觉她好像知道了母亲某些短处,她虽然疑惑母亲怎么会迟到。她听不懂,也不敢问。


    还有母样怎么把自己的床床单也给洗了,还有那床垫怎么有股淡淡的骚味。


    在吃饭时,罗薇薇犹豫再三开了口“妈,今天放学没见到你那小同事”


    “吃饭,你在说什么”陈慧娟秀眉微皱,不明白女儿要说什么。


    “那个,听说他上夜班,以前无论是夜班还是白班,你看上的准女婿都回来等我接我”


    “哦”


    “他会来会还在睡着了也迟到了”


    “你管他这些做什么,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应该会照顾自己”


    “你不打个电话问问”


    “哼!”陈慧娟先是狠狠扒了几口饭,然后才掏出手机起身来到主卧。


    “喂!小高,你上班了吗?”


    “什么,还有上班,你是猪吗?”


    “天天真是没事可做,你说你”


    饭桌上罗薇黄薇露出如小狐狸般的黠笑,哼!真是的整天死缠烂打,算是对你的报复。


    “是~是~~是~好姐姐是我错了”


    手机那头的高启立马认错,知道自己今天玩的有些过了。梅开好几度,订上两人直接睡了过去,高启值了一夜的班,早上又做如此大力气的活动,早已睡死如猪,陈慧娟一脚揣下床才醒过来。


    高启好不容易将陈慧娟哄好,眯着眼脑海浮现出了晌午醒来时,妇人换装时,自己大吃豆腐的场景,还有最后实在无奈将他推出房门的事。


    感觉到胯下勃起的小弟弟,他立马做出了某种决定。


    **********


    夜深,罗薇薇被腹内尿意闹醒,失眠是女性的天敌。对良好的睡眠少女有着十分的坚持。


    她低着头,微微看开头上的眼罩,双眼迷蒙到卫生间解生理问题后,走过客厅时看到主卧门隙微亮。


    少女来到主卧门口道:“妈,你还没睡吗?赵姨说过的,要早点睡”


    “哦!嗯~~~我知道了”


    “嗯~嗯~你先睡吧?”


    “哦”少女睡眼迷蒙被。被睡意占据大脑站在门外的她,并没有发觉母亲音色的异样。迷糊应答,摇摇晃晃回到了睡床。


    进入深入睡眠的少女怎么也想到,一墙之隔的主卧,属于父母的主卧,在属于父母的大床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在发生别样的问候。


    母亲陈慧娟跟一个小差不多轮的小男人,在卧床上进行管鲍之交。


    “啊~~嗯~~别~~啊~~”床上的贤妻良母在偷情。狸红的朱唇在死死咬着被子,发现阵阵闷哼。


    陈慧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小情人居然请假了,更大胆的是他还要来找自己。


    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深更半夜,登堂入室。没有像从前一样,要么去出租房,要么开房。


    黑夜给了每个人释放欲望的机会,也滋生了很多欲望。


    “娟姐,这套婊子装真是太艳了”高启一边轻吻妇人鹅颈,眯眼撇向床头侧柜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相框,得意满足之感充斥的内心。


    “以后只当我的好老婆,只让我一个人搞,知道吗?”


    “嗯~~知道”陈慧娟立马应声。妇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先把身上的男人哄好再说。


    “娟姐,你真是美女蛇”高启挺动的下体,赞美着。


    “啊~~你慢点~”陈慧娟轻拧丰臀回应,叮咛道:“嗯~~慢点~~小点声~专心~~嗯~~啊~注意点~嗯~隔壁~~嗯~~呃~~小点~~”


    MT,早上隔着面调戏母亲,晚上隔着墙搞母亲,自己真TM坏透了。


    陈慧娟、高启这对熟妇少男野鸳鸯。正在大床上做连体交合运动。


    时间回到高启今夜看到陈慧娟的第一眼,在她家门口的第一眼。


    陈慧娟乌黑浓密的长发,配合着古典挽髻,俏脸秀气的黛眉在黑色眉笔的勾勒下,更显婉约修长。原本光亮清丽的秀眸,配合着油光烟熏的眼影,衬着周围细长而翘的睫毛。眼儿一搭,似是万种风情,顾盼生辉。


    真是眉传情,眼传。


    加上着原本粉润小嘴,也被大红色口红涂染的热辣猩红。


    他被吸引住了,他爱上了她。于是,在她还没来得及轻声关门前,他强硬的突然的将她抱到了主卧。她还没来得及反映之前。


    当他来到主卧,将她放到床上时,才得观全貌。


    一袭高袖黑色连衣裙,布料样式比较平常,修长而浑圆的大腿包裹上了性感黑色的鱼网袜,足配性感撩人的尖头红底细根恨天高。


    整体给以魔女的感觉,四旬美魔女,黑夜最勾人妖精。


    高启迫不及待的将衣裙解开扔到一旁,却给了他更大惊喜,妇人里面居然一整套诱人眼珠的开裆连体黑色鱼网袜。


    让她这么背靠自己趴在床上,白花花的肌理,被鱼网分割成一团团紧密的菱形,像一团卧在床上的黑色大蟒,配合艳丽的螓首,更是化身为传说中的美女蛇。最主的是是在性感工凹凸美女蛇的中间臀谷处,有一杖红色的菱形宝石,在房间洁白的光照下反射出艳红、玫丽的极致妖艳之光。等待着有缘人的摘取。


    “娟姐,你好美,能得到你的怜爱真是三生有幸”


    “嗯~~嗯~~啊~~嗯~~”


    陈慧娟整人被高启压伏在睡床上,男人的小腹隔着离妇人丰满的大屁股回来插弄,和风细雨般,灵与欲的和谐交流。


    高启并没有以住得意与下流的口嗨用词。用‘炮友’这个词形容两人之间的关系,是对妇人的污辱。


    之所以是污辱,无它,陈慧娟认真打扮起来太漂亮了,太有味了。不对,应该是太艳,太对高启的口味了。


    “姐姐,我来了~~啊~~接着~~”高启低吼死死的低拱的小腹。想要把整个肉棒都拱进去。


    巨大的临界点,身上妇人脸色涨红低吟“啊~我也~~也来了~嗯~~啊~~”。她也达到了高潮。


    随着打桩的来回的插弄旋拧,使得妇人性感的脚裸时不时微微上仰,显得整个娇躯深陷柔性的床垫之中。


    就像钉在床上,一条性感的美女蛇被死死的钉在床上,任她怎么挣扎扭动,无济于世,等待着钉射的死亡。


    “娟姐,我的好姐姐”高启刚刚射完,立马又龙精虎猛起来。挺身插入妇人湿漉漉的蜜穴。


    “啊~~别~~搞~慢点~~”显然男人第二要比第二次要长。陈慧娟感觉身上的男人要将自己吃干抹净吞进肚子。相对比较女人是越来越敏感。这是彼消彼涨的比赛。


    “姐姐,我要做到一夜”


    “呃~不行~啊~~做完这~~哦~~立马~嗯~~回去~~”


    “不要~~我就要一夜~~”


    “嗯~~不行~啊~~别拽屁股~疼~”陈慧娟晕红的俏脸闪过不适,高启将魔手伸进了后座肛塞。


    “好姐姐,好老婆,要我回去也行,我要这儿”高启点了艳红的肛塞,开出条件。


    “啊~别点~难受~~啊~~不行~~不是~~说~~”


    “姐姐,我生日还有好几天我等不了”高启像交合的小狗对着大母狗那般,伏在妇人洁白的脖颈亲吻处撒娇:“我要提前收礼物,好老婆,你全身都是我的,我爱你”


    “那~~”妇人新儿打擅,被爱的感觉很好。


    “啊~~”一声痛苦非常的惨叫,打破了罗薇薇的没梦。


    “妈,你怎么了”罗薇薇从床起,刚想下床,母亲的回每个人响起。


    “没事~嗯~~睡觉时抽筋了,你先睡吧。明天还要上学”


    “妈,你声音怎么了,哑了这么多”


    “嗯~~嗯~~”


    “妈,你怎么不说话了”


    “好了。别问东问西,怎么这么多问题,着凉了就哑,我~嗯揉脚”


    “妈~”


    “嗯~好了大半夜,这点事~~好了,别多说睡觉~~”


    “切”碍于母亲威严,罗薇薇嘟个嘴‘哼,就知道拿长辈威严吓唬人’


    清晨,赖床的罗薇薇猛得起床,她看了一眼时间离开学还有15分钟,要迟到,一向早起的母亲居然没有叫自已,她立马起床开门,餐厅里没有烟火气息。


    敲响了主卧门,里外传来一阵细小嘈杂的声音。少女并没有在意。刚要说话,里面传来母亲嘶哑的声音“薇薇,我身体不舒服,你买着吃把”


    “好吧,妈你注意休息,我快迟到了”


    就在少女离开约15分钟,“当”卧室门开了,显先出衣着凌乱高启,他一边护着头,一边后退,同时一边系腰带。动作像是在道歉,接着一双男鞋从他脸边堪堪飞过。就在高启捡鞋的瞬间,“啪”卧室门又关上。


    高启脸上讪讪,结果想而易见他食言。看着厨房他新中了然。挨打要立正,要做些拿手的菜哄哄大情人。


    后记


    中午,绿贸电子厂食堂。


    “呃~不行~~”陈慧娟对着没味着红烧鱼块皱眉捂嘴。


    “阿娟,怎么了,这鱼有什么问题,挺好的”


    “是呀!你怎么了”三个老姐妹七嘴八舌的问题,她们也看出了陈慧娟身体的异样。


    “鱼太腥了,吃不下”陈慧娟回答道。


    “不腥,没变味,我也怎么没闻到”


    “对呀!都是一锅出的,平常也没有什么”


    ‘啊~”听着老姐们肯定的语气,陈慧娟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遭了,该不会中了吧!这怎么办。


    就在陈慧娟在厂子里纠结非常时,同时她家的小区不远处的公交站点,下来了一群人,其中就一个载眼镜拿着工文包的中年肥硕男人。在他刚走出站台时,一片小小的落叶掉落在他的头上。抬手扫了扫。绿叶摇晃飘落,飘落到旁边花坛里一片生机细细的绿色嫩芽上。


    又是日至晌午,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完】


    无广告 纯净版  老司机都懂的【回家的路:www.ltxsWo.com 收藏不迷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