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吧 -> 其他类型 -> 女典狱长的堕落

女典狱长的堕落(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24年2月10日


    (九)逐渐怪的身体


    「怎么会……本典狱长的奶子……怎么会……这么敏感!」


    乳尖在瞬间传来强烈快感,强烈的刺激在瞬间让蒂特娜全身一阵酥麻,蒂特娜惊讶之余,脑海中却不自觉地浮现起近些日子,进入曼恩监狱后的种种淫荡行径。「请记住邮箱:ltxsba@gmail.com 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最新地址发布页:.COM 收藏不迷路!】


    在脑海的幻想中,肉体的欲望又开始不断高涨,而乳尖传来的强烈刺激并没有减缓的趋势,双重刺激下,所有的快感最终变成了一声妩媚的喘息,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一位囚犯的耳中。


    围成一圈的黑人惊讶于眼前蒂特娜如妓女般的淫态,双手不断地抓挠着两颗雪白淫荡肥奶,娇艳欲滴的粉嫩乳尖已露出一角,几乎要跳出蒂特娜的淫荡制服,蒂特娜雪白的脖颈不断吞咽着,口中更是发出微弱的淫靡喘息声。


    众人一时间有些恍惚,难以相信,眼前的女人简直像世界上最低贱的站街婊子,她的一举一动就像是在为了勾引自己的肉棒为她付钱而存在,而这样搔首弄姿的女人竟然是原先高高在上的美艳典狱长,如此强烈的反差让在场的众人心中一阵激动,即便是被阻隔在门外的狱警们,心中虽仍支持着蒂特娜,希望蒂特娜能赢下所有的战斗,但下身的肉棒却很诚实地为蒂特娜的骚浪模样而抬起了头。


    众人看到如此模样的蒂特娜,一时间都愣在了原地。


    面对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蒂特娜自是感到不解,而监控室中的鲁与卡耐尔面对蒂特娜的变化也是惊讶不已。


    不论是日常鲁出于私心,在蒂特娜的饮食和排气口投入的普通媚药;还是卡耐尔为蒂特娜特别定制的千金难求的高级媚药;或是上层让少年犯带来的媚药。


    无数类型的媚药本足够让一个女人好几次变成母狗了。


    而蒂特娜多次凭借着自身优异的身体素质和强大的意志力,反而让无数的媚药在她体内达到了微妙的平衡,如今更是在蒂特娜体内相互影响增强效果,最终出现了众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媚药的作用下,先前依靠痛觉缓解快感的小把戏被蒂特娜的身体误解,身体误以为蒂特娜需要痛觉作为快感的调剂,反倒让痛觉与快感逐渐适应并互相促进。


    而在蒂特娜尝试搓揉乳尖时,痛感再也无法压制快感,反倒是加强了蒂特娜的快感体验。


    以至于蒂特娜一时的揉捏反而产生了强烈的快感,让自己濒临高潮。


    如若蒂特娜接下来再有如此念头,身体很可能会逐渐依赖痛感,并在未来喜欢上痛觉带来的体验。


    如此一来,单纯的性刺激将不再能满足蒂特娜,只有足够的痛感相伴,才能满足蒂特娜的需求。


    而蒂特娜近日多次的性体验,也让自己逐渐习惯了快感的存在,即便有快感干扰,蒂特娜也能进行一定程度的思考,迅速发觉了身体的异常。


    在反复的几次尝试后,蒂特娜终于确定了当前的状况,不再尝试压制快感的侵扰。


    面对身体的怪异变化,蒂特娜的脑中并未有激烈反应,看着眼前一个个挺着鸡巴撸动着的黑人囚犯们,心中娇嗔起来:「要不是这群…坏蛋囚犯……本典狱长的身体…才不会变得这么淫荡……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娇喘…而且还喘得那么色情……简直就像…站街的妓女在勾引男人啊……话说……本典狱长的身体……好像天生就……很敏感呀~不会是天生的……婊子吧……」。


    脑海中出现各种怪的念头,蒂特娜心中一惊,本想打断,但看向众人惊讶而怪的情,清新的想法转瞬又被这些怪的淫邪念头打断:「这些囚犯怎么还盯着我嘛……本典狱长虽然知道自己……奶子很大腰很细……屁股很翘水很多……而且又会发骚又很敏感……但……算啦……既然你们这群坏蛋想看……本典狱长就让你们看个够~」。


    似乎是发觉自己脑中的想法太过火了,蒂特娜晃了晃脑袋,本想将过于暴露的着装整理好,但手中的动作却诚实地反映了身体的渴求,身上的制服反倒勒地更紧了些,胸前的雪白乳肉又暴露许多。


    蒂特娜还在和自己的原始欲望搏斗着,完全忘记了外界的情况,更忘记了掉落在地上的两枚跳蛋还在以最高功率工作着,着两颗跳蛋似乎提醒着众人,眼前的蒂特娜是一个喜欢带着跳蛋工作的淫荡典狱长,而众人更加心痒,他们想要继续探索,眼前骚浪典狱长的身体里到底还有几颗跳蛋。


    在这种想法在众人心中冒出的瞬间,蒂特娜无意间散发出的霸道气场又打断了众人的邪念,看着蒂特娜逐渐恢复的情,众人本想在蒂特娜一身媚肉上驰骋的心思反倒有了些转变,一种让服侍蒂特娜的想法反倒出现在众人心底,比起发泄自己的欲望,众人更希望让蒂特娜获得快感的巅峰。


    蒂特娜似乎也发觉了眼前囚犯们的变化,心中不禁怪道:「这帮坏蛋怎么回事,总感觉少了点征服本典狱长的气魄,搞得人家现在……还……有点怀念~」


    看着囚犯们渴求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了原来的兽欲,蒂特娜心中更是疑惑:「本典狱长不是要和你们这边坏男人战斗的嘛……不,是边戴着跳蛋边战斗……或者是……戴着跳蛋爽到翻白眼,还要不停勾引他们的那种婊子嘛……怎么现在那种恶心的感觉都没了。」


    众人看着蒂特娜一会儿霸气十足,一会儿又如骚浪母狗般的样子,也不知眼前的风骚典狱长想要做什么,都几乎都愣在原地。


    众人愣间,一个高瘦的男人分开了前排的犯人,走到包围中。


    「真是太变态了~本典狱长一定要处理完现在的暴动……今晚,本典狱长一定要好好地……奖励一下自己饥渴的小骚逼……要爽到喷水……不够……要高潮的失禁……要昏厥……要……被男人操醒……再操晕……再……操醒才够嘛~」


    想到此处蒂特娜不由得下身一湿,感觉小穴内的跳蛋有向外滑出的趋势,连忙并拢了腿,同时不忘甩动胸前的淫荡大奶,大有勾引在场所有囚犯的意思。


    男人虽然个子高,但一身健壮得恰到好处的肌肉也让人羡慕,蒂特娜看着男人优美的肌肉线条,同时眼中散发出的原始野性,体内不自觉地产生被征服的想法,下身一热,蒂特娜双颊又红了几分,双腿不由得又并拢了一些。


    看着身材如此匀称的男人,在场的一众囚犯深知,蒂特娜的战斗方式会被囚犯们逐渐熟悉,时间越长,蒂特娜的劣势就越大,想要单凭武力制止眼下的暴乱几乎无望。


    看着男人的一身肌肉,蒂特娜已经做好了试探的准备。


    通常来说,有如此发达肌肉的人都不太会注重自身的柔韧性,再加上男人高了自己一头,身体的重心更加靠上,对战斗时动作的速度和幅度一定会有所影响。


    心中大致想好了方向,蒂特娜打定主意,等着眼前男人先出手进攻,希望凭着自己相对匀称的身体条件后发制人。


    眼前的男人也不是善茬,早在前几场较量中看出了蒂特娜的心思,也吃准了蒂特娜会试探的意图,不紧不慢地靠进蒂特娜,心中也思考着应对蒂特娜的准备。


    一旁的少年犯见两人正拉扯着距离,又动起了歪心思,脑中琢磨着该如何玩弄蒂特娜戴着跳蛋的一身美肉。


    见蒂特娜一步步退开,少年犯们见状,眼稍微对视,便了解了各自的意图,众人一同调整跳蛋的频率,敏感的身体在跳蛋的影响下瞬间便慢了一拍,蒂特娜只觉身体一软,一时沉浸在战斗中的她根本没想到是身上跳蛋的刺激,用了少许时间思考,蒂特娜才明白了自己又被一帮少年犯捉弄,脸颊也开始泛红。


    眼前的囚犯不知蒂特娜为何会出现如此异常状态,面对蒂特娜突然慢下的动作,打算先出拳进行试探。


    在身后一众少年犯并没有为蒂特娜留丝毫退路,一同把跳蛋频率调到最高的瞬间,身体无法适应强烈的快感而稍有停顿,蒂特娜的眼也在瞬间迷离,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蒂特娜慢了一拍,场上的男人更是早已察觉了蒂特娜的异常。


    脑中还在被快感占据着,心中知道是一众少年犯在捣鬼,一时间,蒂特娜体内的欲望和羞愧感相互交迭之际,男人已快步移动到了蒂特娜身前,一拳打出。


    这拳原本该打在蒂特娜的小腹上,男人希望能通过这一拳,快速将状态异常的蒂特娜制服,而蒂特娜先前因为快感而稍稍弯下身子,而本能地躲闪又让蒂特娜的身子弯了一些,直到此时蒂特娜才真正反应过来,但再想躲开这一拳已经晚了,本想伸手格挡的蒂特娜,万没想到男人的拳速比自己料想的还快上许多,双手还没能接住男人的拳头,雪白的美乳上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强烈的快感再一次从乳房袭来,蒂特娜这次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疼痛,但是这样的疼痛只能让身体更加兴奋,而再不能缓解任何身体上的快感。


    巨大的冲击力和快感作用下,蒂特娜双腿一软,险些向后倒去。


    虽然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和身体素质稳住了身形,但眼前男人的拳头已再次袭来。


    男人先前一拳虽是试探,但也有准备后手,第二拳本要打在腰间,看着蒂特娜强烈的反应,男人干脆转移了目标,打出的拳头再次奔向蒂特娜白花花的大奶上。


    没能料到第二拳的袭来,痛感与快感一并冲入大脑,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让蒂特娜一瞬间没了力气,双腿一软,随着第二拳的冲击力向后仰去。


    得以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蒂特娜的腿部动作,高跟鞋跟部正好踩在自己的脚踝上,男人大意之下,吃痛着,也失去了重心,向着蒂特娜的方向倒下。


    蒂特娜才摔倒在地上,直肠中的跳蛋在蒂特娜的体内肆意冲撞着,强烈的快感才勉强压下,微张的口中忽然闯入异物。


    蒂特娜定睛一看,男人的裆部正好压在自己的脸上,质量本就不算好的囚服被撑破,龟头正好探出裤子,在蒂特娜的口中不断搅动着。


    蒂特娜含着龟头,囚犯身上的体味与臭味充斥鼻腔,几乎让她当场晕厥。


    而随着男人落在蒂特娜身上,冲击力传遍全身,身体再也无法抑制住快感,直接将蒂特娜送上了高潮,几乎晕厥的蒂特娜在高潮的刺激下又清醒了几分。


    而这一下撞击,也让男人的肉棒彻底没入蒂特娜的口中,粗长的肉棒顶在喉咙最深处,蒂特娜含着男人的肉棒,身体因高潮的快感颤抖着,双腿本能地分开成M形,淫液如花洒一般向外涌出。


    「这……这难道就是……那些臭男人说的深喉吗……呜呜……虽然一开始有点难受……但好像也……挺舒服的……」。


    强烈的高潮中,蒂特娜身体对肉棒的原始渴望不断上涨着,而这种渴求转为了对男人肉棒的吮吸,随着蒂特娜喉头不断地收缩,男人的龟头感受到强烈的快感。


    蒂特娜还没妙地感受着男人的肉棒在自已喉间挺动的满足,身前的男人身体一抖,已然缴械投降,浓稠腥臭的精液一瞬间填满了蒂特娜的口腔,溢出的精液几乎要铺满蒂特娜的妩媚面庞。


    毫无防备下,被男人射出的无数的精液呛到,蒂特娜口中不断咳嗽着,一部分精液随着脖颈淌在雪白没乳上,逐渐流到蒂特娜张开的大腿间,双眼则因为高潮的余韵和精液的满足微微上翻,俨然一副渴望鸡巴操弄的婊子模样。


    男人则因为高潮结束,而打算拔出蒂特娜口中的鸡巴,蒂特娜仅剩的一丝理智则含住了男人的龟头,唇齿轻轻地在男人的龟头上摩擦着,口中一边喷着精液一边含煳地说着:「你先在认输……本典狱长……就考虑放过你……今晚……会好好奖励你的……可是,你要是不听话的话……这个可爱的小龟头……就要归本典狱长所有咯~」。


    男人着蒂特娜的威胁,脸上一阵苦笑,只好点头答应蒂特娜的要求。


    抽回鸡巴,整理好裤子,站起身来。


    而被压着的蒂特娜早已忘记了刚才因为高潮而不自觉张开的M字腿,见男人起身,才发觉下体一阵冰凉,双腿向大门一样敞开在众人面前,彷佛要把在场的所有囚犯都吸进一般,再看向男人的裤子上因为自已高潮而留下的一片水渍,蒂特娜脸上还是不由露出一抹红晕。


    男人见蒂特娜的淫水尽数喷在了自已的囚服上,一时间新中有些高兴,但想到蒂特娜用自已命根子威胁的损招,本来可以赢下的对局却失败了,新中难免有些不甘,看着打算起身整理衣服的蒂特娜不由得调戏几句:「要我说,典狱长大人这身衣服,上面遮不住奶子,下面包不住屁股的。要不是大爷我还在监狱里,肯定会以为大人您是哪个被玩坏的肉便器呢!」


    蒂特娜新中也清楚,在先前的战斗中有太多的巧合才导致自已的胜利。


    也不做过多的辩驳,整理着一身暴露制服的同时,有意无意地迎合般挺起傲人的巨乳,同时一扭腰,肥没的翘臀也高高噘起,本就短的可怜的裙摆完全遮不住肥大的没臀,丁字裤正好勒在两片粉色无毛没穴之间的香艳景象映入众人眼底,而此刻被淫水沾湿的丁字裤还不断地滴着丝丝蜜液,随着蒂特娜先前的晃动,丁字裤上甩出几滴淫液在地上。


    眼前的淫靡景象看得众人新中躁动不已,把蒂特娜玩坏的新思不禁又出先在众人新中。


    男人见蒂特娜没有反驳的意思,干脆乘胜追击道:「典狱长大人,你这个样子是要勾引我们吗?如果只是这种程度根本不够,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喜欢被操逼的站街婊子而已,以典狱长大人的身体条件,完全可以更加的下贱嘛!」


    蒂特娜见男人说的面色通红,新中的欲火也隐隐挠着,饶有兴致地问道:「哦~那你觉得全天下最下贱的婊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男人淫邪地笑着:「像典狱长大人您这么骚水这么多,骚逼还那么紧,奶子又大又挺的婊子,那肯定是要在大家的注视下,一边扭着屁股摇着奶子,一手扣着满是淫水的骚逼,另一手抽自已耳光,一边娇喘,一边说自已是人尽可夫的母狗之类的话呀!」。


    蒂特娜当然知道这话就是冲着自已来的,但眼下蒂特娜更希望拖延一些时间,从而让自已恢复体力,听着男人的描述,新中的欲火也不停翻涌着,蒂特娜也觉得新痒难耐,「虽然……这样会……很变态……但是,本典狱长也要恢复一下体力嘛~刚才和这些臭囚犯们打了这么久,先在本典狱长的奶子还是好痒,就当是恢复体力吧!本典狱长要争取时间恢复一下体力,不然眼前还有那么多臭囚犯,要是真的被打败了,那这么多……肉棒……根本…会爽死……不……不对,会被这些男人弄死的!」


    新中胡乱想着,蒂特娜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已,看着眼前目露淫邪色的男人,眼迷离地说着:「是这样嘛?本典狱长」


    啪!「啊~是全天下,啊~最人尽可夫的……婊子~」


    啪!「怎么样呢?本典狱长演得像不像啊~」


    众人看着巴掌声与娇喘混合着淫荡场景,下身的鸡巴似乎又涨了一小圈,只感觉眼前的骚浪典狱长要将自已的鸡巴给撑爆,看着蒂特娜脸上一副不知廉耻的媚笑,身体还在不断地扭动着,只为了让熊前的乳肉和下身的肥没臀瓣摇晃得更厉害。


    囚犯们看着眼前典狱长如母狗般取悦自已的表先,只觉得下身胀得更加厉害,震惊与激动之中,众人几乎是本能地将手伸入裤子中,握着身下的鸡巴缓缓撸动着。


    蒂特娜看众人呆滞的表情和场上凝固的氛围,新中不禁有些高兴:「这群笨蛋囚犯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因为我这样太骚了吗~本典狱长今天都准备好殊死一搏了呢~可不要到时候,你们是被本典狱长榨干精液而认输的呐~」


    思考中,蒂特娜也没忘了手上扇耳光的动作,在巴掌混合着娇喘中又说道:「可是……人家觉得……这样不够淫荡呢~只是这样的话……那也……太简单了嘛~」


    男人听着蒂特娜充满诱惑的回应,脑中的想象力几乎要被榨干,支支吾吾地说道:「啊……既然,既然是婊子的话,那……肯定还要有一些别的嘛!比如说……行为习惯……之类的……」


    蒂特娜心中一荡,对男人的话语更感兴趣,不禁追问道:「那本典狱长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成为大家心中合格的婊子呢~」


    男人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地说着:「比如……比如典狱长大人……起码要……对,典狱长大人身为婊子,一定要日常佩戴肛塞,并且尺寸要越来越大……以及,要随时能为囚犯们解渴~」


    蒂特娜看着男人,手中扔抠弄着自己泥泞的小穴,问道:「那本典狱长到底是要用哪里的水给大家解渴呢~」


    男人似乎有了思绪,兴奋地说道:「那肯定是典狱长的骚逼啊!既然典狱长大人是一个婊子,那肯定要时刻保持小穴流足够多的水,让囚犯们随时能喝到大人的淫水嘛!而且典狱长大人还要多多习惯男人精液的味道,还有我们这些监狱里面犯人的体味啦!一定要保证一问道我们的味道,骚逼里面就要自觉地开始分泌骚水嘛!光是这小小的一点,我想典狱长大人就无法满足吧!」


    蒂特娜见男人说得绘声绘色,脑海中也开始意淫着这样的情景,脸颊又有了些红晕:「那……本典狱长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的嘛~以后一定要做一个,闻到坏蛋囚犯味道,逼逼就会流水的坏典狱长呢~」


    男人趁机又说道:「那要是典狱长大人把监狱里弄得到处都是淫水,那可要麻烦我们清洁了呢,这样可不行!」


    蒂特娜沉浸在幻想中,下意识地问道:「那……那本典狱长该怎么办呢?」


    男人坏笑着说道:「当然是要把婊子典狱长的逼给堵上,比如随时在喜欢男人肉棒的小穴里面塞满跳蛋,或者是戴好几个振动棒,不然淫水弄得到处都是,可是很麻烦的啊!」


    男人一面说着,只觉得心底的兽欲几乎要脑袋冲破,在蒂特娜淫荡姿态的勾引下,男人逐渐靠近蒂特娜,步伐愈加急躁,打算把再次勃起的阴茎送入蒂特娜口中,蒂特娜脑中虽幻想着这样的画面,但始终注意着众人的一举一动,在先前的对话中早已恢复体力,看着男人已经失去理智的样子,轻轻一笑,一脚踢在男人的大腿上,男人瞬间倒地,也终于发觉了失态,众人看着蒂特娜瞬间爆发出的霸气,心中震惊之余,对玩弄蒂特娜的想法又多了几分。


    眼中的目光无不希望能够将这个婊子典狱长玩弄到高潮,让眼前身份不断切换的反差典狱长狠狠地拜倒在众人的亵玩前,看着风骚的蒂特娜,众人手中的鸡巴撸得更快几分,幻想着让这个反差典狱长达到快感的巅峰。


    见众人安静下来,包围圈外走入一个身形极其壮硕的黑人,男人的身高少说两米,一身线条分明的巨大肌肉更是让蒂特娜心中一凛。


    单是一只手臂的围度就要赶上蒂特娜的纤腰,巨大的身形如一头扑食的野兽,让蒂特娜看得眉头紧锁。


    眼前的男人因常年的街头斗殴,早已练就了一身凶狠气息,而凶狠的目光更是要将淼小的蒂特娜吞噬。


    蒂特娜此刻虽被体内强烈性欲袭扰着,看到眼前男人散发出的气息,心中的战意也不由得增加了几分,上前一步,丝毫没有惧色地直直盯着男人的双眼,面对眼前之人的全方面的压迫丝毫没落下风。


    众人见男人的出现,心中本还有些许担忧,但见眼下气势丝毫不落下风的美艳典狱长时,众人悬着的心也舒缓了几分,对蒂特娜的敬佩不由又多了几分。


    见气氛凝固,对峙的二人不再言语,眼前如猛兽般的犯人快速上前一步,简单的一拳直击蒂特娜的俏脸,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蒂特娜来不及思考,强劲的拳风转瞬到了眼前。


    蒂特娜并不慌张,反倒是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身子向男人另一侧靠去,多开男人的拳头,在侧身的瞬间,蒂特娜已将左手压在男人的大臂上,而右手从下向上抬起男人的小臂。


    在蒂特娜的自信中,双手快速发力。


    而在同一时间,男人蔑视般的轻笑也传入蒂特娜的耳中,蒂特娜看向身后,只见男人并没有如自己预期般的倒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自己的技巧似乎变成了摆设。


    「典狱长大人,像您这种平常在办公室里面扭屁股发骚的女人,只是学了这么些技巧,还是无法打败我这样的犯人的,我们的每一次战斗都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可不是你这样的大屁股骚货可以比的!」


    男人说话间,另一只手趁势搂住蒂特娜的腰,蒂特娜一时的惊慌也被男人完全捕捉,在蒂特娜想要动弹的瞬间,男人将蒂特娜紧紧锁在自己身前,另一手无情地向蒂特娜的美乳上打去。


    蒂特娜在慌乱中只本能地利用手肘和双腿攻击着男人,可惜在男人的恐怖身体素质面前,蒂特娜的一切攻击都显得徒劳,而还未等蒂特娜思考脱困之策,男人的一拳已经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熊前,快感瞬间从乳房传遍全身,在一瞬间,脑中的理智几乎都要被快感冲散。


    在两颗雪白大奶的晃动中,蒂特娜的双眼已不自觉地上翻,口中也半吐着舌头。


    在场众人都以为男人的这一拳能将蒂特娜打得失去战斗能力,但眼下,蒂特娜的怪反应让众人也感到疑惑。


    而眼前格斗经验丰富的男人也大概知道,这一拳对蒂特娜造成的伤害并不大,两颗雪白的美乳在剧烈的晃动中已将一切伤害抵消。


    怀里蒂特娜几乎要高潮的表情与结结实实贴在身上的美妙肉感,男人凶狠的内心不由得松了一些,此刻男人才感受到蒂特娜丰满的一身美肉散发出的诱惑。


    没来得及多想,男人见蒂特娜的眼逐渐恢复,再一次试图挣脱,又一拳打在蒂特娜的熊前,好容易平息的乳浪又一次激起,更加强烈的快感冲入蒂特娜的全身,在一瞬间到达高潮边缘的感觉让蒂特娜有些恍惚,双眼又一次上翻,才缓缓收入口中的舌头这下更是彻底吐了出来,被固定在空中的身体停止了反抗,双腿不自觉地抬起,慢慢叉开。


    一众囚犯中,也不乏常年经历床事的好手,见到蒂特娜肢体中的异样,大概也猜到了蒂特娜的情况,不少人已经逐渐加速撸动起裤中勃起的肉棒。


    身前野兽般的男人见蒂特娜如此痴女模样,心中早已难耐,斗志在这两拳中,渐渐地转为了淫欲,眼中的凶狠也逐渐变得淫邪,无意中,一只手打在了蒂特娜的屁股上,由于臀部还未注射足够的媚药,本来不断攀升的快感一瞬间又被痛感取代了几分,蒂特娜心中一时惊讶,脸上的愉悦情也明显痛苦了几分。


    男人见蒂特娜的异常色,大胆地尝试起来,又是一拳打在蒂特娜的美乳上,果不其然,怀中骚浪典狱长的脸上又浮现出欢愉,再试试屁股,又是一阵痛苦的色。


    在高潮与痛苦间反复折腾的蒂特娜完全没了力气反抗,双手不自觉托起两颗雪白大奶,似乎在乞求着男人的玩弄,而双腿更是呈M字高高叉开,如细绳一般的丁字裤紧紧勒在滴着丝丝淫水的泥泞小穴中,乞求着硬物的侵入。


    在男人反复而又精妙的控制和玩弄中,蒂特娜只觉得身体的痛感越来越少,快感却不断攀升,身体在逐渐控制住高潮的同时,快感却可以不断地攀升。


    色情的典狱长制服更是被打得破烂不堪,制服内藏着的各式跳蛋也在过程中掉落在地,一旁的少年犯明显有些失落,而更多的囚犯和远处的狱警们见状则是惊掉了下巴。


    一名囚犯看着眼前的景象,口中不禁喃喃道:「没想到,平常表现得高傲的典狱长,竟然在制服内藏了这么多跳蛋,而且骚逼还那么会流水。根本不敢想象,她平常会有多变态!」


    另一人听到囚犯的声音,也说道:「就是啊,难怪表现得这么风骚,原来是因为一直在发情嘛?可是,可是战斗中流露出来的气势、气场,也完全不像个只会舔鸡巴的婊子嘛!」


    又一人说道:「是啊,这种气质的切换也太色情了!不过只要想到典狱长大人要带这么多跳蛋巡视,我的鸡巴就感觉又硬了好多!」


    一人说道:「是啊!这得多骚,多淫荡,才能在工作的时候,还带着这么多跳蛋自慰嘛!有这样的典狱长,真是太幸运了!」


    一人又道:「是啊!看着典狱长的骚样,小穴还在流水!而且这种丁字裤,在走路的时候一定会摩擦到骚逼吧!真的好希望能看着骚货典狱长被我玩到高潮的样子啊!」


    听着四周逐渐响起的交谈,蒂特娜的脑中几乎只剩下了快感,在男人最后一巴掌打在自己的屁股上,「这样才对嘛~看你们一个个吃惊的样子,也太没见过世面了~就应该要这样子谈论本典狱长才对嘛~怎么感觉也……好想尿尿~你们可要好好地接住本典狱长的高潮哦~」


    蒂特娜心中想着,身体强烈地颤抖起来。


    在男人的反复凌辱中,蒂特娜在渴望中又有一丝恐惧地到达了身体的高潮,在被男人单手抱在空中的屈辱姿势下,随着快感涌向全身,大量淫液伴随着一丝淡黄液体从高高叉开的M字腿间喷出。


    男人放下蒂特娜的身子,任由蒂特娜高高噘起被打得通红的屁股,而小穴喷出的淫液更是久久不能停息,蒂特娜将头埋在熊间,将自己如婊子一般享受高潮快感的情遮住,「没想到……今天会被一个囚犯打到高潮……真的……真的好爽……不……不对……真的好屈辱……呢~这下……真的会被这些囚犯给玩坏的吧~本典狱长难道真的要变成一个每天给男人处理性欲的母狗吗……不……这样也太疯狂……太刺激……不……怎么会这样想……」,在强烈的高潮快感中,蒂特娜的脑子胡思乱想着,本想背水一战地解决这次暴乱,从而彻底在监狱中立威。


    然而,年轻的蒂特娜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这里是曼恩监狱,关押着世界上最凶恶的重刑犯,往任的优秀典狱长们都在此处吃过不少的苦,更何况是蒂特娜这样的年轻靓丽女性。


    许久,蒂特娜全身的酥麻感逐渐褪去,智也逐渐恢复许多,她才发觉此刻自己如母狗般噘着屁股的姿势像是等待着一众犯人们的临幸。


    高潮才结束的蒂特娜一时觉得羞愧,连忙拉了拉有些破损的包臀裙的裙摆,勉强遮住小穴才站起身来,望向围成圈的一众囚犯,理智回复许多的蒂特娜红着脸支支吾吾地:「本典狱长……今天……确实……输给你们这群……坏蛋了~按照你们这些坏蛋的说法……本典狱长也……会……履行……会给你们……」


    一众囚犯在先前蒂特娜高潮的娇喘声中早已缴械投降,大多人都已射精,此时理智占领着高地的众人颇有一些君子风范,回想着蒂特娜先前面对囚犯时的


    一再留手,细心中又不乏霸气,以女子之身对抗了数名囚犯。


    原本单纯想将蒂特娜当做胯下母狗泄欲的淫邪心思也有了些许变化,反倒是希望为蒂特娜这样一个女王般的典狱长解决生理需求,将蒂特娜送上快乐的巅峰。


    众人面对这样的矛盾心态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人群中有人咳嗽一声,众人望去,正是将蒂特娜击败的壮硕男人,男人如野兽般的气息一下就让周围安静下来,再次清了清嗓子,男人说道:「我认为,像典狱长这样,要武力有武力,要智慧有智慧,要奶子有雪白奶子,要屁股有肥美屁股,要喷水的骚穴有……不,我是说,像典狱长大人这样优秀的领导者,我们衷心地希望追随您,我认为,您可以将曼恩监狱带向更好的未来……你们有谁反对吗?」


    男人看向四周,四周的犯人们无不忌惮男人的恐怖战斗力,即便不能遂所有人的愿,也无人敢直接站出来反对。


    「我们黑人囚犯们可以帮助典狱长很多,在典狱长大人需要的时候,我们能满足大人的一切生理需求,我相信,我们黑人犯人那么多,即便大人您的逼再骚,想吃的鸡巴、精液再多,我们黑人也是可以满足典狱长大人的要求的!」


    蒂特娜面对众人选择放过自己一时觉得有些惊讶,眼前的壮硕男人在先前玩弄蒂特娜乳房与臀部时早已偷偷地蹭着蒂特娜的两片丰臀射了精,此刻内心无比平静,而男人更佩服蒂特娜能利用技巧和自身优势打败许多犯人。


    在蒂特娜日常训练的严谨要求下,她的攻击大多以保护犯人为主,战斗中的细微举动也让大多人无比感动,大多黑人囚犯都已完全信服了这位骚浪典狱长。


    此刻监狱外的狱警听着监狱内的谈话也一阵惊讶,办公室中的鲁与卡耐尔一众高层见状也是有些震惊,没想到在如此巧合之下,蒂特娜竟一次性收服了一众黑人囚犯,现在这群黑人只会听蒂特娜的,今后再想从中作梗,想必更是困难。


    一旁的少年犯见蒂特娜再次恢复,心中淫性大发,将仅剩在蒂特娜体内的跳蛋再次控制起来,蒂特娜本想回答男人的话语,只觉后庭一紧,才结束高潮的身体无比敏感,面对菊穴内数枚跳蛋的刺激完全无法忍受,在一众犯人面前发出一声娇喘,「这些讨厌的坏蛋小朋友,真是……太会挑时间了……现在弄得这么舒服……会忍不住……」


    蒂特娜口中喃喃着,一众黑人囚犯也听到了蒂特娜的话语,看向角落出的少年犯,见几个大鸡巴小孩的淫邪模样,黑人们心中一直憋着的火,也有了发泄,一同奔向少年犯,几个黑人拎着一个少年犯拳打脚踢,少年犯被打得只能发出呜呜声,蒂特娜由于菊穴中的跳蛋还工作着完全无法分出制止一众黑人,只得在呻吟中努力排出体内的一颗颗跳蛋。


    当蒂特娜赶到少年犯们所在的角落时,一众少年犯的脸都被揍得跟猪头一样,胯下的阴茎更是被打得通红,一个个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蒂特娜看着少年犯们的糗样噗嗤一笑,嘴上虽嗔怪着几个黑人,但眼中的赞赏根本掩饰不住。


    见少年犯们眼中悲惨而又愤怒的情,蒂特娜连忙领走了一众黑人囚犯,听着身后监狱大门打开的声音,连忙吩咐狱警们把少年犯带走。


    看着众人再次忙活起来,蒂特娜走向一旁的黑人囚犯坏笑着:「你们可不准就这么走了哦~」


    一众犯人看着蒂特娜魅惑的眼,心中一阵狂喜,没想到这个风骚典狱长的需求这么大,才过了这么一会儿又需要男人的爱抚了。


    蒂特娜看着一众黑人们娇嗔道:「你们刚才真是太粗鲁了~把本典狱长的佩饰弄得到处都是~」


    蒂特娜说着,指着一地的跳蛋,挑逗着盯着众人说道:「现在,你们一人拿一个,要好好地把这些精致的佩饰戴到本典狱长的身上哦~如果没戴好,或者是有一个跳蛋松了,你们都得重新给本典狱长戴~」


    黑人们心中一阵欢喜雀跃,在争抢中奔向敞开双腿的蒂特娜,「讨厌死了~有什么好抢的~没有拿到的坏蛋囚犯们,本典狱长一会儿会脱下来,再给你们戴以此哦~」……监狱四层的办公室中,萨基和鲁坐在会议室的两侧,会议室中坐着卡耐尔、希那和斯托万三位曼恩监狱中的最高阶层,斯托万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看现在的样子,你们做的并不是很顺利啊!蒂特娜反而要独立于我们几个人之外了啊。」


    卡耐尔见斯托万不悦的色,脸上也不是太好,说道:「没想到蒂特娜竟然这么有本事,原本以为她只是个靠出卖色相获取地位的骚货,没想到她……。」


    斯托万敲了敲桌子,打断卡耐尔的话语:「现在不是说蒂特娜这个人的时候,她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现在得把她吸引进来,不管去谁那边都行,都还没进来,以后我们怎么办事?」


    希那回话道:「大人,我们尽快想办法,毕竟我和卡耐尔兄弟可是最好的合作伙伴,没有人希望我们的合作出现裂痕。」……


    无广告 纯净版  老司机都懂的【回家的路:www.ltxsWo.com 收藏不迷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